第六13回 纵使相逢应不识 紫薇变 鱼目混珠金

耀眼,春色摄人心魄眼; 细看时,却是别样风景、别样情……
西施湖畔,三潭映月,苏堤春晓;毕竟是江南暖春,令人打骨子里看中。
“到底是余杭!” “四爷说的极是!”
大街上,一人四十上下富贵打扮的男子正信步徜徉。前边谦恭地跟着个清瘦的青少年,应和着他的话,
“这余杭,还会有姑苏,历来便是江南最优雅,最宽裕的地点。现在又高出春日,自然的特种。”
“唔……”
那四爷正兀自点头,抬眼望见前面“享闲酒庄”的匾额,便迎面撞了进来。见堂内干净明敞,各色人等都有。高谈阔论,热热闹闹!再上到二楼,层层的苏州刺绣屏风,更是凭添了几分诗情。四爷一行方挑了个挨窗的座位坐下,小二却已似从地底钻出来似的,笑眯眯地站在了前方。
“嘿,两位客户,想来点什么?那儿的南湖米酒顶顶著名!还会有汤爆鲤鱼、白烧田鱔——看两位像似北方人啊?——这几道菜千万不可能错过……”
“好!”四爷颔首道,“你们店里还也可以有啥好菜,一并上来吧。”
“好嘞——!”眼见来了一笔好买卖,小二毛巾一甩,蹬蹬蹬下楼叫菜去了。
“四爷,”小家伙凑过去小声道,“您计划办完事情就回来么?难得出来一趟,也非常少呆几日?”
“唉,世事难料——卜孝啊,你,难道不知底‘红花会’……,”四爷顿了顿,挥挥手道,“显而易见,我们尽快回京,防止朝令暮改。”
“……是!”
四人将注意重播进堂内,有一名艺妓怀抱琵琶,曼声吟唱着《夕阳萧鼓》。此女凤眼绛唇,玉手素裙,虽无差非常优良,却也令看厌了北地胭脂的四爷暗赞江南粉黛的风华绝代。他正在出神,小二已将五光十色标菜端上了桌面。卜孝方为四爷斟满酒盅,一股米酒香气便纷繁四溢开来。“好酒,”四爷小尝一口,适意地咂着嘴道,“来来来,今儿个大家不分主仆,我们尽情地吃!”卜孝推让了一阵,见拗可是四爷,也就恭敬比不上从命了。主仆多个人把酒就曲,尽品春餍,痛快格外。
他们正自尽兴,忽闻楼梯上“喀吱喀吱”地响开了一大片。但见小二哭丧着脸,又是比划,又是作揖,引领上来一名年轻公子。见他外罩件团福金镂边缎面褂子,手摇折扇,两眼上翻。姿首还算周正,只是两条倒吊眉毛有一点点扫兴。那推销员犹如说她不动,无可奈哪个地方恢复生机,苦笑着陪礼道:“小的真正该死——那个座位是那边赵大公子的例座,赵大公子脾性大……小的央浼四个人挪一下座——就坐那贰个位子吧,酒钱就不要了——
赵大公子实在她惹不起……”
见其窘相,就连平昔里最爱打抱不平的卜孝,也想将就他须臾间,免得小二难作。便在此刻,那赵大公子已龙行虎步地踱了回复。他抬起下巴,用眼角余光扫了四爷四人一眼,鼻中山大学哼一声。从其身后闪过一名公仆,相貌甚是凶狠,初叶一掌拍在桌子上,把杯碟震得跳了老高。见她精瘦的上肢微颤,料想是着力过猛,手心十三分火痛。略一顿,那家丁亮开破锣嗓喝道:“你们四个有几斤几两?见了我们赵大公子不回避些也尽管了,还像他妈的死鱼同样,贴着不走?神速给老子我滚蛋罢!!”
那边火爆特性的卜孝早耐不住,扯开与那位仁兄堪配的咽喉斥道:“什么赵大公子?酒庄本正是民众可来的地点,你们他姑婆的凭什么喝三喝四地赶人?嘿嘿,叫大家走,咱偏不走,还怕教人吃了不成?”
四爷本不想张扬惹事,可对方也是实在太过飞扬跋扈。他自小就被人奉承惯了,何曾受过那样的气,心中恼怒不说,却是暗自想到:“也该让卜孝好好教训他们时而。”
遂默坐于斯,静观其变。
那家丁被抢得满脸上红一阵,白一阵。那赵大公子等不及,啪地一合折扇,瞪眼嗔道:“好哎,你们八个……啊?竟然欺到本公子的头上来啊!?哼,且无妨与你们五个异地佬听,家严乃本地巡府,京里王少保正是自个儿外祖!就连当今圣上也对他父母礼敬七分……”
“哦,原本尊架是王琰的外孙,怪不得气焰如此堂而皇之!”四爷不紧不慢地说道,“可惜王师傅这样涵养,却有那样无礼之孙……”
“住口!”赵大公子手指四爷,颤声道,“你,你……竟敢直呼外祖名讳?来人哪!给本身好……好好教训教训他!”
此时,店主任也已来至,眼见事情僵到那步田地,忙上前欲劝。“不要早先啊……”五字方吐四分之二,却为姓赵的身后一石塔黑汉搡倒。这个家伙可真叫是张益德再世。但见他满面黑红,一部浓髯,双眸如虎,炯炯有神。头额两边的太阳穴高高鼓起,显是个会家子。
这边四爷兀自细细打量着黑汉,那头卜孝一掷铜筷,怒声吼道:“你们实在欺人太甚,来来来,作者倒要领教领教……”他的话音刚落,就有两名佣人如饿狼般扑身而近,从左从右分攻多头。卜孝见他俩来势,已知可是花拳绣腿,大笑一声,侧身让过左边包车型地铁一拳。就势出爪,扣住其腕,身子依旧坐于椅中不动,只脚下一记“拌马索”踢中那小子左踝,接着个猛降法,将他荡出了三四米远,“叭”地摔在地上直哼。另三个见同伴受挫,不由大怒,一记飞脚袭来。
卜孝正是会家不忙,出掌挡格,一旋一送,便赏了他个狗吃屎。见手下那样不中用,赵公子正待发作,忽闻那黑汉喝道:“你此人,也敢在爷前卖弄?别走,咱来贴心亲切!”那声音亮如洪钟,充耳俱震,四爷共卜孝不禁同一时间暗叹:“好内功!!”
那黑汉相仿身形臃肿,可动作轻盈无比,一忽便已欺身来至。大吼一声,那只酒坛般的巨拳劈面打来。卜孝见他身手如此急忙,不禁讶异格外,气为之夺。他通晓这一弹指间劲力十足,本身若再坐着,定要吃亏,忙一跃而起,抽身跳开。黑汉见他一闪而去,赞了声“好”。卜孝再不敢小觑,立刻便摆开了“八道拳”的架子。
谈起那“八道拳”,本源自武当“太乙玄拳”,是那时候武当弟子韩泯由两仪生四象,四象起八卦,按东、南、西、北、上、下、里、外八道为架所创。后来韩泯自立门户,开新疆“八道门”。卜孝自幼父母双亡,全由八道门大当家方湛原抚养长大,后成四爷手下。卜孝走人间时,也见识过非常的多名家名派与黑帮上的人物,看对方左边手一翻发掌斜削,右肘一摆似攻似守,两只脚高提,径踢对方双膝,就是上中下三管齐下!卜孝溘然想起了什么,停手嚷道:“喂,广西青川派大当家‘臭砖头’是您哪些人?”
黑汉不禁纳罕地“咦”了一声,缓缓收势,又惊又怒地瞧着这些貌不惊人的青少年。他惊的是,本人才一动手,便被其道出了本门来头;怒的是,这小子竟敢把帮主师公周骓潼叫成“臭砖头”!
“他父母是咱大当家师公爷,如何?”
“好哎!”卜孝呵呵笑道,“上回见你家‘砖头’与美观比划几招,就耍赖放暗器……哼,甚么‘飞瀑落红,天下独绝’,依小编看来,可是法螺五个!想来您师公尚且知道,尔等进一步稀松得紧。看大叔本身教您几招……“说着,疾踏“外”位起手。习武之人最忌动怒,卜孝知道对方不是蜻蜓点水,怕一但失手,四爷将在吃亏。存心兴妖作怪,激他一激。
孰料那黑汉人大意细,知道师公武德人德皆为上上,决不会如卜孝所说。心道:“你小子想要激作者么?嘿嘿,作者偏不上当!”他怀恋妥了,心理平静下来。见对方踏前出招,便施打开本门“飞瀑落红”的武功。那“飞瀑落红”,招如其名,势如飞瀑当空,又若花红散落,纷纭扬扬,飘逸自如,讲究的是巧钝兼行、连攻数路。
他们五个人,一刚一柔,纠缠不清。卜孝一招“醉仙倚木”撞敌后心。而黑汉不慌不忙,就势一跃,飞速前纵,避开她刚强的一式。足尖点地,举肘上打,直冲卜孝下腭荡来。卜孝见他变招如此之快,暗暗心惊。他撤左臂,出左掌,一招“风皇补天”,欲将对方手肘向上托开。
哪知黑汉的“飞花空旋”是虚,才至半途,便已回收。侧身一拳,亦占中路。卜孝见对方溘然收招,又出重击,自个儿避无可避,双掌一前一后,推出一招“清客抚琴”。
两掌对一拳,全凭真实武功。两股气劲相撞之下,卜孝只觉对方力道雄浑,掌心一阵大痛。心知本身的内力不如,忙捻个“粘”字诀,卸去全力。黑汉教他这么一吸,险些立足不得,见卜孝已归“西”方,亦兀自收招,蓄势待进。
酒庄里的他大家悲观厌世赵家势力,早早避祸走人。那赵公子也是略通武艺(Martial arts)之辈,先前见五个人不分胜负,不禁手心捏汗。今后自身人显已占了上风,又不由心中暗自得意起来。卜孝把脸涨得红扑扑,心道:“近期被她挫了锐气,却欲如何做?笔者本身下不来不打紧,四爷面子上可挂不住啊!”他这边进退维谷,黑汉却毫不妥洽,一鼓作气,直攻了上去。卜孝见对方迎面袭来,不觉冒了一身冷汗,叹道:“罢罢罢!今儿个大叔本身拼了人命不要,也不能够给四爷丢此人!!”其主见打定,不禁打迭起精神,摆开“八面来风”的起式,准备背水世界一战。
黑汉一招“疯虎下山”,连攻六处。不时间,上下左右,拳风脚影不绝。卜孝方待御敌,忽见一物激射向对方而去。黑汉城大学惊,认为是件暗器,慌忙闪开。那物“嗖”地掠过,稳稳落在其身后桌子的上面。民众瞩目看时,却是一只酒盅,里边还大概有半满的鸡尾酒在那儿晃荡。黑汉正自纳罕,却听卜孝身旁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。大家都把眼光投向这边,见有一名汉子,背对民众而坐。
“好小子!用暗的呢?”
那人放下铜筷,朗声笑道:“‘飞瀑落红’果然不错,那位兄长的‘八道拳’也不赖,只缺憾内力不纯,终究仍然略逊一筹……不然的话,那招‘飞花空旋’……嘿嘿……”黑汉与卜孝闻之,尽皆大惊失色。卜孝没料想这个人能说破自身门派,而黑汉更惊于他能道出其之招名。
“请阁下指教!”
卜孝虽不知他是何方圣洁,但就其适才入手相助一节,想来是友非敌。遂双臂一拱,退到一旁。
来人并未回复,缓缓起身间,背影一晃,竟已飘至黑汉后面。黑汉城大学骇,正发呆间,那人早劈面一拳攻来。黑汉不暇思念,顺其自然地还了一招“玉龙出水”。青少年竟又遵从先前,跟上一式“老树盘根”,多个人一来一往,将刚刚的阵仗重演起来。然卜孝的招数,在此人手中,威力已大是增。让卜孝观之,暗自惭愧。
数十合下来,黑汉正使到那式“飞花空旋”。卜孝看在眼里,心道:“这一肘是虚。此人若真的理解本门武术,当以‘雨燕抄水’避开!”哪知此人明知是虚,却仍依前头承了一式“大地之母补天”!
卜孝见了大奇,思忖道:“难不成他要与之比拼内力?”
那人眼见大汉拳已当胸,不撤左掌,却是足打下盘,翻起右边手相格。敛气凝神间,轻轻望后左右。黑汉只觉一股大力,将双手缚住,猛地前拉而去。脚步踉跄中,早为对方点中腋下“神门穴”,登时遍体一麻,手足无力,“乒”地一声,倒在尘土。
“周老人有你那样是非颠倒,助纣为虐的学徒,真心痛了一世英名!”那人正色道。
“好俊的素养!没悟出,兄台的‘沾衣十八跌’竟使得如此骄人!在下钦佩之至!!”
这人微笑不语,侧过身来,直勾勾地瞧着赵公子等人。四爷他们此刻方才真正看清了她的写照——二十来岁的年华,剑眉大眼,仪表优异。身上一件布袍,和着过堂春风轻轻摆荡,正有说不尽的俊美洒脱。
四爷在席上兀自叫好,那边巡府公子早耐不住,一戟指道:“哪来的臭小子,敢管本公子的琐屑?打伤了本身的碰到,别谋算能走脱!”
“哦?!”
青年向她们几个一扫,又把眼光放回到姓赵的随身:“就凭你么?!哼哼,气壮如牛!”
“小编,你……,”那赵公子被她一句话抢得无言以对,怀恋前些天黑汉尚且落败,再耗下去,自身明确吃亏,遂咬咬牙道,“好,伯伯本身就暂不与您争论。报上个万儿,爷下一次必当登门领教……”
“款待之至……区区姓陈,海宁陈阁老府三少爷就是……”
金四爷闻之,不禁心头一震,抬眼上下打量起那位陈三公子来。那赵公子暗暗叫苦,知道陈阁老乃元旦大臣。近日他虽已断气,可陈氏一门仍颇受国王青睐。与那样豪门结怨,实在讨不来好。虽见此人衣着朴实,不似富家。但就算是假,自身又能怎么着?遂丢了句“叨扰”,带了手下怏怏而去。
店总老董怔怔地瞅这一批虎狼离开,不由担忧起自此的立身。四爷就如看穿了她的苦衷,笑道:“CEO你放心罢。有陈公子在,量他也不敢胡乱造次?”又摸出一锭银子与他,“那个银子权当吓走你们客人的增加补充呢。”店经理掂着沉重的银子,不知该作何反应。愣了许久,也不得不道声谢,与小二下了楼去。
陈公子别转脸,发觉那位四爷全神贯注地看着温馨,颇有个别狼狈。偷眼观那金四爷,见他面白唇红,河目秦皇岛,龙章凤质,姿色堂堂。这两道剑眉,一撇短髭,令其在温润尔雅的外表下,更隐约透出严正之象。
四爷回过神来,猝然道:“敢问陈公子令堂婆家但是姓徐?”
那陈公子闻听,心中不禁讶异——世上哪有初次见面,却问人家阿妈姓氏的?四爷亦觉失言,连声道歉。然那陈三公子眼圈一红,却是低头轻道:“先妣娘家,确是姓徐。可怜他月前已逝……”他话没说完,险些将在落下泪来。
四爷见她痛楚,正欲安慰。那陈三公子略定了定神来,道:“……表弟自幼从二回疆名宿习武,饱览天下名匠名派的绝学,故也粗通‘八道拳’……刚才是看可是那姓赵的妄作胡为,才失礼现丑,望两位勿要见笑……哎,听到老妈重病之讯,四哥星速回家,却仍未见上最后一边……小编,笔者真是个不孝之子……”提起那时,终于决定不住,用袖子暗暗拭泪。
四爷听了,心里发闷,眼下竟也模糊起来。
他正自沉吟,忽听那陈公子道:“听四爷与那位的乡音,似是京城人物。不知至此有啥贵干。若能不吝前至寒舍,三哥却欲一尽地主之谊。”
“噢,大家确是缘于香岛。到那江南水乡,可是旅游而已。陈公子盛情,在下接受,不日定来寻访。”
回目释解:本回回目“天下哪个人人不识君”,摘自高适《别董大》诗。这一个“君”字有多种意思。一则是指陈三公子家势显赫,声名在外;另有隐含之意,此地不便发表,却待现在自知。

清高宗听那回部降官如此一说,方知她并非昔日的韦玥妍。待此人退出之后,心觉彼女与玥妍那般相像,实是天佑作者那丰盛人儿。古时迎娶敌家妻室,通常得很。更并且对方依然未经人事,尚算不得敌妻。弘历一想起从此能有那酷似玥妍之人常伴左右,三年来胸中早就未有的热心再一次沸腾汹涌,不可制止。
他喜好够了,急速命人召唤香妃依尔娜来此见驾。其人在殿内发急地等了悠久,宫监方将香妃领来。那时候,她已沐浴更衣,装扮一新。人未进殿,芳泽先至。屋中虽早点了熏香,却仍有一种特质的清香钻入乾隆帝鼻中,令其旺盛为之一振。
门外脚步响起,香妃由宫人搀扶着进来。弘历放眼望去,见他以转满人打扮,面如白玉,肤胜冰雪,秀鼻朱唇,明眸皓齿。果然是绝色佳人,韦女再世。
乾隆大帝挥挥手,宦官宫女都逃脱了。那香妃盈盈下跪,轻呼万岁。爱新觉罗·弘历心旌一荡,快速下阶将他扶持。依尔娜怯生生地抬早先来,见那大清始祖身形挺拔,颜值雅俊。虽而年届五旬,但却神采飞扬,英气逼人,全似多少个二二十八虚岁的青少年男人。不由面上一烫,又自低下头去。
弘历离她近了,香气更为长远,却并不觉有任何气窒之感。细细审视她的脸颊,怎么看怎么像玥妍。况这香妃年方二九,就是花开盛季。其长于回疆,贴近自然,胸中纯洁透明,毫无心机。那份含羞带怯,楚楚可怜的表情,却要比韦玥妍更为美上几分。乾隆大帝日前恍惚,心思杂乱,望着瞅着,竟真将她当成了昔日朋友,上前一把严密搂住,激动地颤声说道:“玥妍,果然是你……真的是你么?你还没死,你还没死……你能够朕有多么想你……”
依尔娜为霍集占抢占为妃,而养爹娘又为其手下打伤至死,故对那小和卓木恨到骨头里去。每便霍集占要知心于他,她都要拔出随身折叠刀,抵死不从。霍集占见其美得无以复加,魂为之夺,竟把他敬作天神一般。一年来讲,始终都不愿强逼对方就范。可也正因如此,依尔娜直将全体的男子,都视做是毒蛇猛兽,不让他们稍稍接近。
现在突出其来为此满清君主召见,始终谦虚谨严,不敢有吗异动。适才一见其之外貌,心中竟装有触,好像似曾相识,脸上头一回因为异性而红。可方今被他尽心抱住,肌肤相亲,依尔娜一惊之下,拼命挣开。她后退两步,呼地拔出大刀,横在和煦的颈部之上,咬着牙厉声喝道:“你……你绝不碰小编!……否,不然,小编就死在此间!走开……”
弘历见其蓦地以死相胁,吓得神魂颠倒,连连摆手道:“别!别!朕不是有心要侵略你的……只是……只是……你和朕从前的壹人朋友太过相像……朕一时认差,才至情难自禁……你可不要轻生啊!!”
依尔娜见她恐慌的神情,不似装假,长柄刀缓慢垂下,当心地问道:“她叫……玥妍吗?……玥——妍——玥妍……那名字好像在哪个地方听到过……”
“真的?真的?”清高宗一惊之下,又要去抓他的小手。两臂才伸出来,忙又撤除。
转身稳步步上樨去,坐回座中,紧锁双眉,半晌方道:“……在哪个地方听到过?”
依尔娜感到这几个名字太熟识、太临近了,然无论她闭上眼睛怎样去想,却一味记不起来。弘历见他脸蛋冒出一派忧伤不堪的神色,心中不忍,岔开话题道:“你会说汉语么?”
依尔娜打开眼睛,笑道:“是呀!笔者尚未记得本人是或不是来过中夏族民共和国,可却偏偏会说普通话。见过自家的父辈姨姨,都说自家像汉人,不像回人。”她话一说完,卒然圆瞪杏目,内里感觉意外。以前呆在回王身边之时,从不爱与人说话,更别提是在面生男生前边了。
可未来,自身为啥能够坦然地与那大清君王叙话呢?
乾隆帝叹了口气,有特别的难熬布满眉头,侧脸说道:“依尔娜姑娘,朕曾听你们部族中人说过您的传说——哦,你先坐下来罢——朕与这……韦玥妍的前尘,六年来始终萦绕于心,不可能释怀……”
“那就说出去呀!老母说,不欢欣的时候,只要能找个人把心事透露,就会……”
依尔娜话一出口,神速以手轻掩,暗责本身怎么又会这样多嘴。
爱新觉罗·弘历好奇地望了他一眼,轻声问道:“你……愿意听么?”
依尔娜避开她炽人的目光,别转头去。持久,方自暗暗颔首。
乾隆帝微微一笑,从师父东方爱妻带了韦玥妍上京谈起。讲到自身对她的一面如旧,和他的有意迎和;讲到本身对她的一面照旧,和她的淡然决绝;讲到与他在马那瓜钦差大人府中,把手教琴的洋洋得意时光。最终又讲到在呼延山庄,四个人生死之交,同抗大敌。当谈起韦玥妍见她拼死尊敬自个儿,终于精晓其一片痴心,可为了不让对方受累同死,而和敌人同归与尽之时,乾隆大帝痛心分外,优伤百转,当着依尔娜的面哭了起来。
依尔娜将这些类似独有书上才有的传说听完,又见堂堂大清皇帝,能够穷八年岁月,始终不可能忘怀至爱之人,乃至当众一名不熟悉女人痛哭流涕,被深深地振憾了。
她胸中那颗封藏着爱的心灵,被霍集占总体压抑了一年,此刻却于须臾间开放手来。依尔娜眼中不觉淌下眼泪,那究竟是为着什么,她本人也并不明了,可内心其实很为这一个凄凉的旧事打动。其思路有如海潮般激荡澎湃、不可防止,那却是从前都未曾尝有过的。依尔娜见帝王哭得那般难过,不自觉走上阶去,从袖内摸出丝帕,欲待为其拭泪。
乾隆大帝在泪眼朦胧之中,就像看到韦玥妍走上前来,用手帕替他擦去眼痕,指侧温柔地轻轻地摩擦着她的面颊,道:“……忘了自家呢……好好活下去,宝额驸……”不就是她临死前所说的结尾一句话么?乾隆大帝一把吸引他的手儿,将玥妍拉到怀中,大恸道:“不……不!你教朕怎么能够忘记?怎么能够忘记……玥妍,不要走好吧?朕真的不能够未有您哟……”
依尔娜又被对方搂在怀里,条件反射地挣了一晃未来,居然不再动了。依偎着乾隆帝那宽广的胸口,依尔娜将头轻轻靠在对方压实的双肩之上,心中认为一种向所未有的温暖与扎实。在那须臾间,她隐约约约感到温馨真的正是韦玥妍自个儿。他们五个已经分开得太久太久了,今后总算又能重聚在协同。
香妃左边手一松,长柄刀啪地落在地毯之上。双手犹犹豫豫地伸插出去,甫触其背,却遽然牢牢抱紧。内中暖流涌上,眼底不住打转的泪滴,洒在对方肩头,晕作一片湿斑。口中喃喃说道:“作者……作者正是您的玥妍!笔者不走了,大家永恒都在一块……好么?”
爱新觉罗·弘历使劲点点头,微笑着合上双眼,只感到好香,好中意……
昨夜一场大雨,将露天枝梢的花打落了一地。可小满也孕育了新的人命,你看,那一丢丢紫铜色,不正是幸福的嫩芽么……
蛇足
沈惜玉和沈怜香长得很像,因为他们是姐妹;爱新觉罗·弘历与弘易长得很像,因为她们是兄弟;那依尔娜呢?
其实,她正是韦玥妍平昔谈到的四妹韦玥婍,相当于不行乾元教中的小女孩阿婍。
本次,东方老婆与宋奚遥战役毒桑圣宫。全数之人均为琴音感应,丧失心智,自乱阵脚。唯有年方柒周岁的韦玥婍心无杂念,未有贪欲,方得以幸免。可她亲眼看见圣宫中的惨状,却被吓得傻了,全日里不言不笑。
她独自离开圣宫,被在苗疆的秦右江汇合,带回教中,感觉义女。秦右江死后,其心智虽开,但又在回部滚落山坡,撞伤脑部,失忆。被Ali亚老夫妇救回家去,才有了后来的逸事。
不久过后,爱新觉罗·弘历便封依尔娜为“容妃”,还专程给他于宫中国建工业总集结团了一座有回部风光的“宝月楼”,真可谓是“2000疼爱在一身”,羡煞多少宫娥妃子。只是容妃直到终老,都未育有一后,故而清高宗仍立懿贵人之子永琰为皇太子。容妃于乾隆大帝五市斤年过去,她的墓碑之上,不知哪个人人题了“香冢”二字,又有一首铭文,曰:
浩浩愁,茫茫劫,短歌终,明月缺。郁郁佳城,中有碧血。碧亦有时尽,血亦有的时候灭,一缕香魂!是耶非耶?化为蝴蝶。
铭文凄绝,引人遐想,才于前面一个留下种种美观的故事。
陈家洛与姚水衣夫妇子孙满堂,生活美满。多少人衰老偕老,无疾而逝。终大清一朝,陈氏始终名属海宁豪门。
曲谱《北帝变》和韦玥妍一齐化为灰烬。乾隆帝死后,再无人会,终成千古绝唱……
《紫微大帝变》全书完
回目释解:本回回目“纵使相逢应不识”,摘自苏仙《江城子·丙戌年季商十二日夜记梦》词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