陶行知教育文集: 说书

从穷人教育想到穷国教育

说书

 

 

假使一个农家有六个小朋友,只好给长子上学,余下两个子女,一个要看牛,一个要耙狗屎,一个要在家里打杂。这个读书的外甥,渐渐的手也懒了,脚也懒了,看不起务农了。种田的爹爹、养蚕的姑姑,打杂,看牛,耙狗屎的兄弟小妹,都不放在眼睛里了。他把知识装满一脑袋,一点也不肯分给亲人。大家也熟视无睹。因为做先生是要得了师大毕业文凭才有资格。他初小毕业,欠人的债已把老子的脊梁骨压得驼起来了。等她高小毕业,老子又买了一匹老牛。他从小学考进初中、高中、师范的时候,他的老子是从自耕农跌到佃农、雇农的军旅里去了。四哥们有的短命死了,有的长得像茅草一样了。他自己是学了师范弄不到导师做,毕业不啻是失业,老起面皮做“守知奴”,吃着没文化的人的饭,还嫌不卫生,受栽培还骂人愚笨。这一家是在所难免家破人亡。

中华有两种呆子:书呆子,工呆子,钱呆子。书呆子是读死书,死读书,读书死。工呆子是做死工,死做工,做工死。钱呆子是赚死钱,死赚钱,赚钱死。对于书呆子我是劝他们少读点书,多干点有含义的事,免得呆头呆脑,由此,我从前在晓庄办了一个体育场馆,叫做“书呆子莫来馆”。不过另一方面叫书呆子不要来,一方面为何又要体育场馆呢?要叫工呆子钱呆子多看些书,把心力弄得领悟一些,好把世界的事看个清楚。但书是一种工具,只可看,只可用,看也是为着用,为着解决问题。断不得以呆读。认清这点,书是最好的事物,有好书,我们就受用无穷了。正是:

假如那么些长子进的不是花费的思想意识高校,而是所有意义的医学团。日里从艺术学团里学了生活所需的学识技能,中午便和盘托出献与养父母,率领小叔子三嫂。他对于文化是贩来就卖,用不着的便毫无。他认得一个字便有资格教那个字,便认定是他的权利把这些字教与外人明白。假设小弟守牛没有回家,他便到草坪上去教育。如若二伯是个种棉花的农人,他一定想法子把种棉学术与他老爹关系起来,他与其浪费时间学跳舞,宁可去请教人家怎么选种条播。他学得几样不费钱的卫生法必定是当天传给家里的人。他是一个社会人,只是从家里出发。他实在是要把她做拿到的知识立刻贡献给社会。他是与社会、家庭共同发展。学问没有止境,他的升华,他的家园的迈入,社会的迈入,都没有止境。他是活到老,做到老,学到老,教到老。一直到进了棺椁才算毕业。一样的穷人,走的门径不同。结果是一个天一个地。

      用书如用刀,

地点所说的是穷人所走的两条路,即是穷国所走的两条路。第一条是灭亡之路,从前的华夏便是随即加鞭在这条路上狂奔。第二条是人命之路,从今未来,中国亟须悬崖勒马朝着这条路上走来才能起死回生。其实说破不值半文钱,只要转过头来,即是康庄大道!

      不快自须磨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原载1934年十月1日《生活教育》第1卷第2期)

      呆磨不切菜,

      何以见婶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(原载1939年1月14日香港《立报》)

 

 

Copyright©收集整理:南昌大学网络主题  版权所有

 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