契科夫:不平的镜子

原标题:契科夫:不平的眼镜

苦恼

图片 1

——我向什么人去诉说自己的殷殷?①……

不平则鸣的眼镜

文:[俄罗斯] 契诃夫

文/契诃夫

译:汝龙

自家和自家的妻子走进大厅里。这儿弥漫着霉气和水分。房间早已有百分之百一个世纪不见光明,等到大家点上烛火,照亮四壁,就有几百万只大老鼠和小耗子往四下里逃窜。大家关上身后的房门,不过房间里仍旧有风,吹拂墙角上堆着的一
叠叠纸张。亮光落在那一个纸上,我们就映入眼帘了古老的信纸和中世纪的图案。墙壁由于年陈日久而成为黄色,下边挂着我家祖先的肖像。祖先们神态傲慢而严刻,仿佛想说:“应该揍你一顿才是,老弟!”

选自《契诃夫短篇小说选》

我们的步履声响遍整个房子。我胸口痛一声,就有回音来接应本人,这类回声此前也接应过我家祖先发出的声息呢。……房外风声呼啸和哀叫。壁炉的烟囱里如同有人在哭,哭声响着彻底的腔调。大颗的雨滴敲打乌黑昏暗的窗牖,敲打声惹得人满心愁闷。

夜色昏暗。大片的湿雪绕着刚点亮的街灯懒洋洋地飘飞,落在房顶、马背、肩膀、帽子上,积成又软又薄的一层。车夫约纳•波塔波夫周身雪白,象是一个幽灵。他在赶车座位上坐着,一动也不动,身子往前伛(yǔ)着,伛到了活人的身体所能伛到的最大限度。尽管有一个立夏堆倒在他的身上,仿佛他也会以为不用把随身的雪抖掉似的……他这匹小马也是一身白,也是一动都不动。它这呆呆不动的态度、它这瘦骨嶙(lín)峋(xún)的身架、它这棍子般直挺挺的腿,使它活像拿种花一个戈比就能买到的马形蜜糖饼干。它多半在想激情。不论是什么人,只要被人从犁头上硬拉开,从熟稔的藏紫色景致里硬拉开,硬给丢到那时来,丢到这多少个充满好奇的光辉、不停的喧(xuān)嚣(xiāo)、熙(xī)攘(rǎng)的游子的漩(xuán)涡(wō)当中来,这她就不会不想心事……

“啊,祖宗呀,祖宗!”我说,意味深长地唉声叹气。“如果自身是女作家,那么自己瞧着那多少个肖像,就会写出篇幅很大的长篇小说来。要精晓,这多少个老一辈当初每一个都年轻过,每一个男的要么女的都有过爱情故事,……而且是何等的爱情故事呀!比方说,看一看这多少个老婆子呢,她是自己的外婆。这么些不要俊俏、其貌不扬的家庭妇女,却有过极端有趣的故事。你看见吧?”

约纳和他的瘦马已经有很久停在分外地点没动了。他们还在午餐以前就从大车店里出来,至今还没拉到一趟生意。可是现在早晨的阴影已经笼罩全城。街灯的昏暗的光已经变得知道生动,街上也变得红火起来了。

自己问妻子说,“你看见挂在这边墙角上的镜子吗?”

“赶车的,到维堡区②去!”约纳听见了喊声。“赶车的!”

自己就对老婆指着一面大眼镜,配着乌黑的铜框,挂在墙角上本身姑奶奶肖像旁边。

约纳黑马哆嗦一下,从粘着雪花的睫毛里望出去,看见一个军官,穿一件带风帽的军大衣。

“这面镜子有点邪气:它生生把我的外婆毁了。她花很大的一笔钱买下它,平素到死都未曾离开过它。她黑夜白昼地照这面镜子,一刻也不停,甚至吃饭喝水也要照。每一次上床睡觉,她都带着它,放在床上。她临终要求把镜子跟她一
块儿放进棺材里。她的心愿没有实现,也只是因为棺材里装不下那么大的眼镜罢了。”

“到维堡区去!”军官又喊了两回。“你睡着了依然怎么的?到维堡区去!”

“她是个性感的女子吗?”我的老伴问。

为了表示同意,约纳就振动一下缰(jiāng)绳,于是从马背上和他肩头上就有大片的雪撒下来……那些军官坐上了雪橇(qiāo)。车夫吧嗒着嘴唇叫马往前走,然后象天鹅似的伸长了脖子,微微欠起身子,与其说是由于必要,不如说是出于习惯地挥手一下棍子。这匹瘦马也伸长脖子,弯起它这象棍子一样的腿,迟疑地偏离原地走动起来了……

“即便是吧。可是,难道他就从未此外镜子?为何她惟有卓殊喜爱这面镜子,却不喜欢另外镜子呢?莫非他就没有更好点的镜子?不,不,亲爱的,这中间包藏着一宗吓人的绝密吧。事情也不能不是这般。据人们传说,这面镜子里有个魔鬼作祟,偏巧奶奶又酷爱魔鬼。当然,这么些话都是瞎说,不过,毫无疑问,这面配着铜框的镜子颇具潜在的能力。”

“你往哪个地方闯,鬼东西!”约纳立即听见那一团团川流不息的阴影当中爆发了喊叫声。“鬼把你支使到哪个地方去呀?靠右走!”

自身拂掉镜面上的尘土,照一照,扬声大笑。我的大笑声由回声低沉地接应着。原来这面镜子不平整,把自身的脸相往四下里扯歪,鼻子跑到左边面颊上,下巴变成多少个,而且溜到旁边去了。

“你连赶车都不会!靠右走!”军人生气地说。

“我外婆的欣赏可真是出乎意料!”我说。

一个赶轿式马车的车夫破口大骂。一个客人恶狠狠地瞪他一眼,抖掉自己衣袖上的雪,行人刚刚通过马路,肩膀撞在这匹瘦马的脸蛋。约纳在赶车座位上局促不安,象是坐在针尖上相似,往两旁撑开胳膊肘(zhǒu),不住转动眼球,就跟有鬼附了体一样,仿佛他不精通自己是在什么样地点,也不知晓为啥在那时似的。

本人的贤内助迟疑不决地走到眼镜跟前,也照一下,即刻爆发了一件可怕的事。她脸色煞白,四肢发抖,大叫一声。烛台从他手里掉下来,在地板上滚一阵,蜡烛灭了。黑暗包围了我们。我当下听见一件沉重的事物掉在地板上:原来妻子倒在非法,人事不知了。

“这些实物真是混蛋!”这一个军官打趣地说。“他们简直是蓄意来撞你,或者有意要扑到马蹄底下去。他们这是并行串通好的。”

风哀叫得更加凄厉,大老鼠开头奔跑,小耗子在纸堆里弄得纸张沙沙响。等到一扇百叶窗从窗口脱落,掉下去,我的毛发就一根根直竖起来,不住颤动。月亮在室外出现了。

约纳回过头去瞧着游客,努动他的嘴唇……他肯定想张嘴,不过从他的喉管里却没吐出一个字来,只暴发咝咝的响声。

……

“什么?”军人问。

自身诱惑我的夫人,抱起她,把他从祖宗的安身之地搬出去。她平昔到第二天上午才醒过来。

约纳撇着嘴苦笑一下,嗓子眼用一下劲,这才沙哑地说出口:

“镜子!把镜子拿给自己!”她醒过来将来说。“镜子在何方?”

“老爷,这些,我的幼子……这多少个星期死了。”

这将来他有一切一个星期不喝水,不吃东西,不睡觉,老是要求把这面镜子拿给她。她痛哭,扯着脑袋上的毛发,在床上翻来复去。最终医生宣布说她可能死于精力衰竭,她的状况最好危急,我才勉强制服住恐惧,又跑到楼下来,从当年取来外婆的眼镜拿给她。她一看见它,就满面春风得哈哈大笑,然后抓住它,吻它,目不转睛地瞅着它。

“哦!……他是害什么病死的?”

现行已经仙逝十多年,她却仍旧在照这面镜子,一会儿也不肯离开它。

约纳掉转整个身子朝着乘客说:

“难道这就是自家?”她小声说,她脸上除了泛起红晕以外,还冒出幸福和痴迷的神气。“对,这就是本身!我们都说谎,唯有这面镜子例外!人们都说谎,我的女婿也说谎!啊,倘使我早点看见我自己,假如自己早知道自己其实是哪些模样,这我就不会嫁给这厮!他配不上我!我的脚旁边应当匍匐着最美妙和最高贵的骑兵才对!……”

“何人知道吗!多半是得了热病吧……他在卫生院里躺了三天就死了……这是上帝的旨意哟。”

有两次我站在爱妻身后,无意中看一下眼镜,这才揭开可怕的神秘。我看见镜子里有一个巾帼,相貌艳丽夺目,我终身从没见过这么的仙人。那是自然界的偶发,融合了华美、优雅和爱恋。不过那究竟是怎么回事?暴发了哪些业务啊?为何我这难看、笨拙的老伴在眼镜里却显示如此优秀?那是何许来头?

“你拐弯啊,魔鬼!”黑地里发出了喊叫声。“你瞎了眼依旧怎么的,老狗!用肉眼瞧着!”

这是因为不平的眼镜把自身太太难看的脸往四下里扯歪,脸容经过如此的变动,说来也恰恰,倒变得好好了。负乘负等于正嘛。

“赶你的车吗,赶你的车吗……”乘客说。“照这么走下来,前几天也到不断。快点走!”

现行我俩,我和老伴,坐在镜子跟前,眼巴巴地瞧着它,一刻也不放松:我的鼻子跑到左边面颊上,下巴变成六个,而且溜到边上去了,不过我老婆的脸却妩媚动人,我心坎突然生出癫狂而着魔的古道热肠。

车夫就又伸长脖子,微微欠起人体,用一种庄重的优雅姿势挥动他的棍子。后来她有某些次回过头去看他的司乘人士,可是游客闭上眼睛,显明不乐意再听了。他把游客拉到维堡区然后,就把雪橇赶到一家旅舍旁边停下来,坐在赶车座位上伛下腰,又不动了……湿雪又把她和她的瘦马涂得浑身是白。一个刻钟过去,又一个时辰过去了……

“哈哈哈!”我狂笑着。

便道上有五个小伙子经过,把套靴踩得很响,互相诟(gòu)骂,其中两人又高又瘦,第两个却矮而驼背。

自我的妻子却在小声说话,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。

“赶车的,到警察桥去!”那些驼子用破锣般的声音说。“一共多少人……二十戈比!”

“我多么美啊!”

约纳抖动缰绳,吧嗒嘴唇。二十戈比的价位是不公平的,然则她顾不上讲价了……一个卢布也罢,五戈比也罢,如今在她都是如出一辙,只要有游客就行……这么些年轻人就互相推搡(sǎng)着,嘴里骂声不绝,走到雪橇跟前,六个人一起抢到座位上去。这就有一个问题亟待缓解:该哪六个坐着,哪一个站着吧?经过漫长的吵骂、变卦(guà)、责难以后,他们到底做出了决定:应该让驼子站着,因为她最矮。

选自《契诃夫短篇随笔集》

“好,走吗!”驼子站在那时,用破锣般的嗓音说,对着约纳的后脑壳喷气。“快点跑!嘿,老兄,瞧瞧你的这顶帽子!全彼得(彼得)堡也找不出比这更糟的了……”

“嘻嘻……嘻嘻……”约纳笑着说。“凑合着戴吗……”

责任编辑:

“喂,你少废话,赶车!莫非你要照这样走共同?是吧?要给您一个脖儿拐吗?……”

“我的脑部痛得要炸开了……”一个壮汉说。“后天在杜克(Duke)马索夫家里,我跟瓦西卡一块儿喝了四瓶白兰地(BRANDY)。”

“我不知情,你何必胡说吧?”另一个高个子愤愤地说。“他胡说八道,就跟畜生似的。”

“如果本人说了假话,就叫上帝惩罚我!我说的是事实……”

“要说那是实际,那么,虱(shī)子能头疼也是事实了。”

“嘻嘻!”约纳笑道。“这一个老爷真快活!”

“呸,见你的鬼!……”驼子愤慨(kǎi)地说。“你究竟赶不赶车,老不死的?难道就这样赶车?你抽它一棍子!唷,魔鬼!唷!使劲抽它!”

约纳感到他背后驼子的扭曲的血肉之躯和震动的响声。他听见这个骂他的话,看到这一个人,孤单的感觉到就渐渐从她的胸中消散了。驼子骂个不停,诌(zhōu)出一长串稀奇古怪的骂人话,直骂得透不过气来,连连头痛。这五个高个子讲起一个叫娜杰日达·彼得(彼得)罗夫娜的女郎。约纳不住地回过头去看他们。正好他们的发话短暂地暂停一下,他就再次回过头去,嘟嘟哝哝说:

“我的……这多少个……我的儿子那个星期死了!”

“大家都要死的……”驼子咳了一阵,擦擦嘴唇,叹口气说。“得了,你赶车吧,你赶车吧!诸位先生,照这么的走法我再也受不住了!他咋样时候才会把我们拉到呢?”

“这你就有点鼓励他时而……给他一个脖儿拐!”

“老不死的,你听到没有?真的,我要揍你的脖子了!……跟你们这班人讲客气,这还不如索性走路的好!……你听到没有,老龙③?莫非你根本就不把大家的话放在心上?”

约纳与其说是感到,不如说是听到她的后脑勺上啪的一响。

“嘻嘻……”他笑道。“那一个喜欢的大叔……愿上帝保佑你们!”

“赶车的,你有妻子呢?”高个子问。

“我?嘻嘻……这多少个喜欢的伯公!我的老婆现在成了烂泥地啰……哈哈哈!……在墓葬里!……现在我的幼子也死了,可自己还活着……那不失为怪事,死神认错门了……它原先应该来找我,却去找了自我的孙子……”

约纳回转身,想讲一讲她外外甥是什么样死的,不过这时驼子轻松地呼出一口气,注解说,谢天谢地,他们终于到了。约纳收下二十戈比未来,久久地看着这个游荡的人的背影,后来她们走进一个黑暗的大门口,不见了。他又寥寥一人,寂静又向他侵(qīn)袭(xí)过来……他的沉闷刚淡忘了尽快,目前重又冒出,更有力地撕扯他的胸脯。约纳的眼睛不安而惨痛地估计街道两旁川流不息的人流:在这许多的人中等有没有一个人乐意听她倾诉衷曲呢?但是人群奔走不停,何人都并未在意到他,更不曾留神到他的烦扰……这种烦扰是常见无垠(yín)的。借使约纳的胸脯裂开,这种搅扰滚滚地涌出来,这它仿佛就会淹没全世界,不过话虽如此,它却是人们看不见的。这种不快竟包藏在如此一个渺(miǎo)小的躯(qū)壳里,就连白天打着火把也看不见……

约纳瞧见一个扫院子的奴婢拿着一个小蒲(pú)包,就控制跟她交谈一下。

“老哥,现在几点钟了?”他问。

“九点多钟……你停在此刻干什么?把您的冰床赶开!”

约纳把雪橇赶到几步以外去,伛下腰,听凭困扰来折磨他……他以为向别人诉说也未尝用了……可是五分钟还没过完,他就挺直身子,摇着头,仿佛觉得阵阵烈性的疼痛似的;他拉了拉缰绳……他受不住了。

“回大车店去,”他想。“回大车店去!”

这匹瘦马仿佛精晓了他的想法,就小跑起来。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,约纳已经在一个龌龊的大火炉旁边坐着了。炉台上,地板上,长凳上,人们鼾(hān)声四起。空气又臭又闷。约纳瞧着这多少个睡熟的人,搔(sāo)了搔自己的血肉之躯,后悔不该这么早就回来……

“连买燕麦④的钱都还没挣到呢,”他想。“那就是我会这么烦恼的缘由了。一个人假使会料理自己的事……让祥和吃得饱饱的,自己的马也吃得饱饱的,这他就会永远心平气和……”

墙角上有一个血气方刚的车夫站起来,带着睡意嗽一嗽喉咙,往水桶这边走去。

“你是想喝水吧?”约纳问。

“是啊,想喝水!”

“这就舒适地喝啊……我吗,老弟,我的幼子死了……你听说了呢?这些星期在诊所里死掉的……竟有这般的事!”

约纳看一下她的话发生了如何震慑,不过一点影响也没看见。那多少个小伙子已经盖好被子,连头蒙上,睡着了。老人就叹气,搔他的身体……如同这个小伙子渴望喝水一样,他期盼说话。他的幼子去世快满一个礼拜了,他却至今还尚未跟任什么人好好地谈一下这件事……应当有条有理,详详细细地讲一讲才是……应当讲一讲他的幼子什么生病,怎么样痛苦,临终说过些什么话,怎么样死掉……应当描摹(mó)一下什么下葬,后来她怎么样到医务室里去取死人的服装。他有个孙女阿尼西娅住在山乡……关于她也得讲一讲……是呀,他现在可以的还会少啊?听的人应有惊叫,叹息,掉泪……要是能跟娘们儿谈谈,这就更好。她们尽管都是木头,不过听不上两句就会哭起来。

“去看一看马吗,”约纳想。“要睡觉,有的是时间……不用顾虑,总能睡够的。”

他穿上衣裳,走到马房里,他的马就站在这时候。他回顾燕麦、草料、天气……关于她的外孙子,他独自一人的时候是不可能想的……跟旁人谈一谈倒仍是可以够,至于想她,描摹他的眉眼,这太吓人,他受不住……

“你在吃草吗?”约纳问他的马说,看见了它的发光的肉眼。“好,吃啊,吃啊……既然买燕麦的钱没有挣到,这我们就吃草好了……是呀……我曾经太老,无法赶车了……该由自身的幼子来赶车才对,我这些了……他才是个赏心悦目的马车夫……只要他活着就好了……”

约纳沉默了会儿,继续说:

“就是这么嘛,我的小母马……库兹马•约内奇不在了……他粉身碎骨了……他平白无故死了……比方说,你现在有个小驹(jū)子,你就是以此小驹子的慈母……忽然,比方说,这些小驹子下世了……你不是要难受吗?”

这匹瘦马嚼着草料,听着,向它主人的手上呵气。

约纳讲得入了迷,就把她心里的话统统对它讲了……

引自宗教诗《约瑟夫(约瑟夫(Joseph))的哭泣和历史》。——俄文本编者注

维堡区:地名,在彼得(彼得(Peter))堡。

老龙:原文是“高雷内奇龙”,俄罗斯神话中的一条怪龙。在此用做骂人的话。

燕麦:马的饲草。

契诃夫是俄罗丝享誉短篇散文家。列夫·托尔斯泰说:契诃夫是一个“无与伦比的艺术家”。他擅长从最平凡的平凡情况中宣布生活精神,借精致的章程细节对生存和人员作真实写照和描写,从中显示重大的社会晤貌。

契诃夫的小说紧凑精练,言简意赅,给读者以单身思想的退路,淡淡的幽默往往与尖锐的嘲弄相交织,巧妙而多样地暴露出她对觉醒者的敬重及表彰,对腐败的否定和厌恶,对美好将来的想望,对丑恶现实的口诛笔伐,以及对神经衰弱的特大关注和同情。他的优异随笔是人类的宝贵财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