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十四章 论功行赏

图片 1

 
出处《史记·萧何世家》

     
“从未相会?”寒轩听得思疑,看着他看了少时,年纪虽小,确是美的,要是见过,又怎会不记得?

汉五年,既灭楚霸王,定天下。论功行封。

     
想着不禁发笑,“本王少有见他族皇亲女眷,方才阿姐喊你郡主,不知令尊但是弘亲王之子?”

释义 “论功行赏”又“论功行封”表示评按进献的大小,给予封 赏。

     
“阿轩你可别瞎猜了!”寒嫣调开首中热茶,“启蛰郡主真身是青龙,与皇上曾有一世尘缘,险些被你军上将领误认为是奸细扔进锁妖塔,幸亏被天子认出,前两天刚册封了公主呢!”

有趣的事 汉高帝消灭项籍后,平定天下,当上了天王,史称 汉高祖。接着,要对功臣们评定功绩的大小,给予封赏。 汉太祖认为,萧相国的功绩最大,要封她为赞侯,给予的封户 也最多。群臣们对此不满,都说:“平阳侯曹敬伯身受七十处外伤,攻城 夺地,功劳最多,应该排在第二个人。” 那时,关内侯鄂千秋把汉高帝要讲而未讲的话讲了出来?“众位大臣的看好是不对时。曹参纵然有转战四处、夺取地盘的 功劳,但那是一时半刻的工作。大王与楚军抵触五年,平时错过军队,只 身逃走也有少多次。然则,萧相国常派遣部队补充前线。这几个都不是大 王下令让她做的。汉军与楚军在荥阳时对垒数年,军中没有口粮,萧 何又用车船运来粮食。近来就算没有过八个曹相国,对汉室也不会有 损失,怎么能让一代的进献凌驾在万世的有功之上呢?应该是萧何 排在率先位,曹相国居第一位。” 汉高帝肯定了鄂千秋的话,于是鲜明萧相国为率先位,特许地带剑 穿鞋上殿,上朝时能够不按礼仪小步快走。
 

     
“哦,原来是天子亲封的公主啊!”寒嫣一提醒,他立刻忆起了当天的小鸟,后传说受了封,赐居懿和宫,想来也是极受宠的,“那日多有触犯,前几日还有劳郡主亲自跑这一趟,不愧是月影潭的守护神,既能知有泉水解巨蜂之毒。”

    论功行赏的意思是:按贡献的轻重给于奖赏。

     
“也是刚刚知道而已,区区小事,不足为旁人道。”启蛰学着寒嫣掩袖喝了口热茶,“太岁为着白虎王中毒之事忧心不已,还说此次剿灭南方妖族之战,你记首功,等您凯旋而归之日,必有重赏。”

     
“为臣者,分君之忧,有劳国王思念,还望郡主替本王回了天皇,既本王已无大碍,毒障可破,凡间一年以内,定破妖族之军!”

     
启蛰随寒嫣出营的时候,服了那叶子汁水的军官和士兵们基本已解了毒,启蛰远远寻了刚刚那元帅,轻拉了寒嫣的袖尾,“那四个将军叫什么?看起来武术很好。”

     
“他名为殊涵,是黄龙族里的师长,老爹在战乱中与世长辞了,最近名下孟达先生将军军营。”

      “孟达……”

     
她沿着寒嫣目光所望,看了刚刚拦他的人,也多亏她那时要拖她进锁妖塔的,如此强势之人,她但是避远些罢。

     
回宫复命倒简单,靖宇知道他们直接去了军营,只简单问了寒轩和官兵们的景色,便让寒嫣退去休息,留了启蛰用午膳。

     
“黄龙王让本身回禀君主,他定会在一年之内收服妖族,让主公宽心。”用膳的时候,启蛰随心想起了军中之话,亦感念战争之辛苦,“白虎王榻上放满了军事情报要事的战报,当真是思前想后了,天子曾说要重赏白虎王,不知赏的是何物?”

     
“那么些,朕已想好了。”靖宇夹了菜与他,轻叹道,“他与嫣儿的父母过世得早,无人做主他们的婚姻大事,既他立奇功,朕便赐靖娴郡主给他。”

      “静娴郡主……”

     
回想中来懿和宫送礼的切近从没听过那位公主,不知是哪个地方的,继而听她表达道(英文名:míng dào),“她是皇叔的嫡女儿,朕的孙女,自小就爱出去玩,今也过万岁了,也该是嫁人的年纪了,元洲民风纯朴,寒轩为人谦和,嫁了她,也能让她未来过得自在些。”

     
“太岁好会打算,怎也不帮寒嫣公主寻一门亲?她是黄龙王的姊姊,又常为炼丹奔波劳顿,难道还不算功臣?”

     
“嫣儿她……”靖宇本想提他为人质之因,念着此事复杂,便撤销了同他说的想法,“嫣儿聪慧,朕待她如己出,想再多留她一段时光,待凡间西边之乱平定后,就为他定一桩婚事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